弯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弯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悬念故事之偷杀[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12:35 阅读: 来源:弯头厂家

1.新工作

我是一名哑巴,小时候由于高烧不退,母亲给我喝了一种偏方药水,之后我烧退了,但是只听得见,却不会说话了。

由于不会说话,我找工作碰了很多次壁,这次,好不容易在一家存储公司当了一名管理员。

我的工作地点是一个庞大的地下仓库,四面墙壁上,有成百上千个储物柜,有大有小,大到如大型冰柜,小到如智能手机,而管理员的工作内容很简单,就是轮班看守这个储物仓库。

这家公司主营各种存储业务,只要你愿意花钱,就可以在这里买到一个存储空间,存储任何你想要存储的东西,不同存储空间对应着不同价格,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对客户存储的东西进行检查,所以就算存储的是一个炸弹也有可能的。

起初,我以为这种公司应该没什么客户,没想到开业没几天,客户便络绎不绝,这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带着自己的东西来到这里,办理会员,设置密码后便将东西存储了。

和我同一班的是一个名叫钟祥龙的中年人。

我每天定时巡逻,其余时间就安静地在值班室内看电视。而钟祥龙没事就盯着值班室外面那些来存储东西的人,或是那些储物柜。

有一天,钟祥龙突然神秘兮兮地说:“想不想赚点外快?”

赚外快?

听到这我来了精神,虽然我找到这份工作,但每个月收入微薄,维持温饱尚可,基本存不下什么钱,年迈的老娘身体每况愈下,更何况自己还是光棍,也盼望着找个对象,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

我立刻在本子上写道——怎么赚?他笑了笑,说:“你只要听我的,保证让你发财。”

钟祥龙说的赚钱办法就是敲诈。他肯定那些人存储的东西都是自己的宝贝,却又见不得人,所以只要知道他们存了什么东西,就可以以此进行要挟了。

当我听到这个想法的时候,第一时间打了退堂鼓——如果被负责人发现,或被客户告发了,我们会被辞退,说不定还会蹲监狱的。

钟祥龙拍了拍我的脑袋:“你小子到底想不想赚钱,如果想就别那么多废话,你见谁家的钞票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听我的,没错!”

钟祥龙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用初始密码六个零进行测试,我本以为来存储东西的人都会精心设置密码,但还是有少数人使用了初始密码。

由于每个储物柜每天只能尝试三次密码,一旦超过,就会被锁定,必须到前台申请解锁,加上我们是三天一次轮班,所以我和钟祥龙行动的时候非常谨慎。

没多久,我们竞真的打开了一个储物柜,里面放了一盒子照片,都是关于一个女孩的,不过拍摄角度很奇怪,看上去像跟拍或偷拍。

钟祥龙告诉我,发财的机会来了。

因为我是哑巴,同事们,包括前台工作人员都对我很放心,所以我按照钟祥龙的指示,轻松拿到了057号储物柜主人的信息:张今,男,三十岁,住凤凰公寓1号楼1单元1201室。

接下来就交给了钟祥龙,他暗中调查张今,发现他是某杂志摄影师,而他跟拍偷拍的人正是某平面模特,同时。钟祥龙还打听到,张今非常迷恋她,这让他的偷拍也顺理成章起来,但他妻子非常严厉,所以他只能将偷拍照藏起来,藏到哪里都不安全,只能藏到这里了。

掌握了这些信息,我们主动联系了张今,自报家门,并称知道他储物柜里的东西,在一番争吵之后,张今的态度软了下来,他看着钟祥龙道:“你说吧,你们想怎么样?”

钟祥龙说:“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们只是要一些零花钱。”

张今说:“你怎么能保证,你们手里没其他证据会一直威胁我?”

钟祥龙说:“我们没办法保证,但如果我们拿不到钱,你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你妻子和那个模特的联系电话了。”

张今无言以对,为了保住这个秘密,只得答应我们的条件,用钱封住了我们的嘴,随后他将东西取走,走的时候给了钟祥龙五千块。

那天晚上,钟祥龙请我吃饭,然后给了我一千块,钟祥龙说我们发财的机会来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2.敲诈

钟祥龙说的没锗,自那之后,我们又接连打开了几个储物柜。

每一次,我们都能从这些人身上敲诈一些钱,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或现有的身份,也都会选择用钱封住我们的嘴。

我们敲诈的金额越来越高,从最初几千元不等,到后来上万元,我也从开始的担惊受怕变成了现在的得心应手。

但这种日子没持续太久,我们就发现了问题,所有储物柜都被试验过了,再没有使用初始密码的用户了。

这时候,钟祥龙想到了一个新办法,我们开始观察来存储的用户,然后根据储物空间和储物时间选择目标,确定目标后,调查存储者的信息,最后利用他可能使用的密码进行尝试。

本以为这种办法不会奏效,结果再次令我意外,我们竟然又成功了!

就这样,我们的日子再次红火起来,我们每个月总能成功敲诈一次,偶尔两次,每次万元左右,钟祥龙为此赚了个盘满钵满,不到一年时间,就赚了十多万。

而我只是默默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吃肉,我喝点汤,好几次,我都向他提出了能不能多分给我一些,每每此时,他总是狠狠地瞪我:“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没有我,你连肉汤都喝不到!”

他说得没错,每次都是钟祥龙选择目标,继而敲诈,我只是跟着他,做一些零活。

那天,我一个同乡来找我,说我母亲身体更加不好了,让我有时间就回去看看,我听了也很着急,准备过两天就回家看看。

这夫又是我们值班,我正在看电视,钟祥龙突然推了推我,说:“快来看,快来看!”

我连忙凑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男人推着大皮箱就进来了,钟祥龙出去帮忙,那男人却拒绝了,他买了一个超大空间的储物柜,接着将箱子塞了进去。

事后,钟祥龙说男人_脸紧张,他储物柜里的东西肯定值很多钱。

随后,我用自己“人畜无害”的形象拿到了那个男人的基本信息:彭田,男,二十九岁,住玫瑰别墅区F座。

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也知道那地方住的都是有钱人。

接下来,钟祥龙充分发挥了他的聪明才干,成功打探到彭田之前被一个女模特纠缠,但是自从上个星期开始,那个女模特便消失了!

钟祥龙将这些信息告诉我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个新闻,于是打开电脑,给他看一则最新的新闻——红花公寓女住户王晓旭神秘失踪,请知情者速与其家人联系。

这说的正是那个失踪的女模特!那一刻,一个恐怖念头在我脑海里形成了,我看了看钟祥龙,显然他也想到了,他吞了吞口水:“你说,那个大箱子里会不会就是那女人的尸体?”

3疯狂的行动

这是一个疯狂的念头!

因为公司尊重客户的隐私,只要肯出钱,什么都可以存储,就算存储尸体也大有可能。

我提议报警,钟祥龙却说:“这是一笔大买卖——储物柜可以自主调节温度,尸体暂时不会腐烂,我们有的是时间。”

只是,我们试了关于彭田所有的数字组合,都打不开储存柜。

我忽然想到,新闻里报道的王晓旭的住址是——红花公寓7栋2单元1201室,彭田会不会用了王晓旭的住址做了密码?

我试了试,没想到柜子真的打开了!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在看到王晓旭蜷缩在箱子里的样子时,我和钟社龙还是吓了了一大跳。看样子彭田是想等风头过去,再处理尸体。

钟祥龙用手机拍了照,甚至录了像,然后我们将箱子拉好,放了回去。

接下来就轮到钟祥龙了,他拨通了彭田的电话……最后,大家约在了一个小餐馆里见面。

和之前的那些人相比,彭田可以说是过于冷静,他看了我们两眼,然后直接说:“开个价吧。”

钟祥龙抿了抿嘴:“十万!”

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这家伙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彭田冷笑了-一声:“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钟祥龙微微颌首:“其实对你来说,十万块并不算什么,你只是觉得被我们这砷人掌握了把柄很不甘心,而且一旦敲诈成功,我们就会得寸进尺,对不对?”

彭田不笑了,那眼神很凶恶,像是要杀人。

钟祥龙却说:“即使你顺利取走王晓旭的尸体,但我可是拍了照的,一旦照片曝光,你照样完蛋,如果你想杀我,那也随便,反正我有的是备份,光脚不怕穿鞋的,我陪你玩到底!”

沉默了片刻,彭卫突然笑了:“钟大哥,我只是和你开令玩笑,你何必当真,放心吧,一会儿我就把钱转给你,以后你有需要了,随时来找我。”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4.谋杀

那天晚上,钟祥龙真的收到了十万块!

我本以为钟祥龙收到钱之后会兑现承诺,分给我一部分的,但很显然,他食言了,在我的要求之下,他只给了我五千块。

我表示抗议,钟祥龙却骂道:“你最好放聪明点,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我一手促成的,你只是个打杂的,给你五千块就不少了,懂吗!”

我摇摇头——但储物箱密码是我想到的,你应该多给我一点。

钟祥龙继续骂道:“什么你打开的,谁看到了?告诉你,钱在我手上,我想给多少就给多少,你把我惹急了,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我气坏了——如果俦逼我,我就去报警,到时候咱们都完蛋!

钟祥龙直接把我踹倒了:“你小子翅膀硬了啊,都学会威胁了,我告诉你,就算你报警了,你就逃得了干系吗?你一个哑巴无所谓,你家里的老娘可就苦了。”

钟祥龙说得对,他已经把我紧紧攥在手心里了,我忽然明白钟祥龙最初拉我一起做的用意了,他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自从钟祥龙握住了彭田的把柄后,就辞职不干了,每天就是花天酒地,然后就去赌博,彭田给他的钱没过多久就被花光了。

接着,他就又带我去找彭田要钱,彭田虽然不情愿,但最后还是给了他钱,每次敲诈成功后,钟祥龙都会给我一点。

只是他敲诈的次数越来越多,给我的却越来越少,从最初的五千块到现在的几百块,在我看来,他就是在打发一条狗。纵然如此,我还是将这些钱攒了下来。

那天晚上,新来的同事和我倒班,我就回了家,然后买了一些牛肉还有两瓶酒去找钟祥龙了。

酒过三巡后,钟祥龙问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在本子上写道——我娘生重病了,需要一笔钱做手术,我手里的钱不够,想要从你这里借点。

钟祥龙冷笑道:“找我借钱?好啊,我借给你!”接着,他就从口袋里摸出几百块,丢到了我脸上。

我很生气——请你把我应得的那份给我!

钟祥龙急了:“你应得的?这都是我的钱!你不过是我雇的一条狗,你老娘要死了,关我屁事!”

他的话彻底激怒了我,我冲上去,和他扭打起来,我从小就干农活,身体强壮,钟祥龙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轻松就把他摆平了。

看着他意识模糊的样子,我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接着对准他的胸口,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刀子刺了下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5.好日子

钟祥龙惨叫一声,血溅了我一脸,他眼睛瞪得老大:“你今天不是来借钱的,你是来杀我的……”

他说得没错,我今天确实不是来借钱的,我是来杀人的,而且我也并非一时冲动,我是经过了缜密的思考。

钟祥龙放弃了挣扎,气息越来越弱:“为什么……要杀我?”

我只是冷冷看着他,接着,他的瞳孔猛然睁大,像从我的眼神里读到了真相:“彭田找过你了……是他让你来杀我的……”

钟祥龙确实聪明,他没猜错,指使我的正是彭田!

自从彭田被钟祥龙敲诈后,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无底洞,他早晚会被钟祥龙掏空,所以他暗中联系到我,希望我能帮忙解决钟祥龙,我当然拒绝,我怎么能杀人?

不过彭田显然有备而来,他调查了我的情况,知道我家境窘迫,在乡下还有一个身患重病的老娘,他甚至还知道我的哑病是后天造成的,所以他向我开出了三个条件:

一,给我一笔钱;二,医治我娘的病;三,帮我治疗我的哑病。

他的条件太诱人了。

彭田知道我动心了:“只要你帮我解决了他,然后处理掉尸体,你的明天一片光明。当然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值罨信赖的人,对吗?”

最终,我答应了彭田的要求。

所以我才在牛肉里注射了彭田提供给我的镇静药物,我将真相写在本子上,钟祥龙看后,怒道:“你就不怕我死了,他也会杀了你吗?”

我摇摇头——他不会杀我的,医为我不贪婪。

他剧烈咳嗽起来,我继续写道——其实,在我来之前,我还没有下定决心杀你,如果你愿意借钱给我,让我给我娘治病,我就放弃和彭田合作,但你没有那么做,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钟祥龙叫道;“你杀了我,警察早晚会找到你,你也逃不了!”

我冷哼一声,就像当初的他一样——放心吧,我已经买好了存储你尸体的大号储物柜,温度也调好了,就像你说的,等到风头过去了,我再处理尸体不迟。

接着,我用力得刀子插了下去,钟祥龙没挣扎几下就死了。

钟祥龙死后,我格外镇定,接着将钟祥龙装进了事先准备好的大塑料袋,又塞进了一个大皮箱,就像当初彭田处理王晓旭一样。

一切完毕后,我将钟祥龙的家里仔细翻找了一遍,找到了其他备份,全部交给了彭田。

钟祥龙失踪很久后,警察才找到我,我提供了一些无夫紧要的信息,他们就走了。

钟祥龙死后,彭田兑现了承诺,他也彻底摆脱了钟祥龙的纠缠,我们各自过着相安无事的日子,我妈被送进大医院之后,病情被控制住了,还出现了好转的迹象,而在彭日的帮助下,我也找到了专家,他说可以为我进行手术,我很可能会再次说话。

我将娘接出医院后,就径直回家了。回去的路上,我收到了彭田的信息——不要忘了钟祥龙。我们什么时候处理尸体?我回复——今晚。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