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弯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拿了捐款没及时救治女童死亡孩子妈女儿尚在人世我很冤【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2:35:13 阅读: 来源:弯头厂家

去年下半年,3岁女童雅雅(化名)患重病,因为家庭贫困,雅雅父母通过网络平台多方筹集治疗资金。今年3月,爱心人士称,雅雅未得到有效治疗,且病情持续恶化,于是决定亲自参与救助。前后共有两拨爱心人士接力救助,希望把孩子送入大医院治疗,但遭到孩子家人拒绝。在孩子已经死亡的传言传出后,爱心人士愤而报警,请求警方调查孩子母亲是否涉嫌诈捐。紫牛新闻调查后发现,孩子目前尚在人世,是否将治疗资金挪作他用和涉嫌诈捐,还得等待警方调查结果。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杨志敏 实习生 艾陆琦 徐梦云

可怜的孩子:

女娃患重症 眼球突出已经昏迷

2017年下半年,河南太康县的3岁女童雅雅患上重症,经医院检查,被确诊为眼母细胞瘤。孩子的家在农村,家中共有5个孩子,雅雅是老四,由于家庭条件不好,雅雅父母开始在水滴筹平台发起众筹,同时在火山视频发起直播,筹集孩子的治疗资金。

在直播中,雅雅总是躺在床上,网友们通过直播看到了孩子病情发展的全过程:最初孩子在床上还能看手机,渐渐地眼部开始肿大,又发展到眼球突出,最后发展到昏睡状态。爱心人士看不下去了,于是督促孩子家属带孩子去大医院接受治疗,但家属们表示缺钱。

爱心人士查询到,孩子家属已在水滴筹平台取现过几万元,在雅雅家人第三次上水滴筹筹款时,遭到举报,于是强烈要求雅雅家属带孩子到大医院接受治疗,更有爱心人士亲自来到雅雅家,陪同其亲属带着雅雅去医院,一共两批互不相识的爱心人士,分别去了北京和当地县医院。

救助与救治

第一拨爱心人士陪同到北京治疗

孩子家人不同意化疗,呆了3天后回老家

@重庆公益妈妈是第一拨到雅雅家说服其家人,并全程陪同其去北京医院的爱心人士。

4月11日@重庆公益妈妈接受了紫牛新闻记者视频采访,对方介绍,4月5日,网上的爱心妈妈们发现孩子病情开始恶化,讨论是否需要亲自去雅雅家里劝说其家人带着孩子去北京看病。@重庆公益妈妈觉得自己正好离河南不远,于是就决定去雅雅家里。

“我是先去镇上的医院了解情况,而且还找了村支书,他们证实事情是真实的。” @重庆公益妈妈说,“去她家里之后,发现雅雅家条件一般,只是普通的农村家庭。雅雅当时处于昏睡状态,我就说服了孩子家人跟我一起去北京的医院。”

“到达北京后,最先去的是北京儿童医院,由北京当地的志愿者负责挂号,医生检查之后表示肿瘤已经扩散到脑部,还责怪我们为什么这么迟才带孩子到医院。”@重庆公益妈妈说,雅雅的妈妈当时回复医生说是因为家里穷。

“医生说,现在治疗意义不大,但可以收治,不过因为处在清明假期,目前没有床位,实在不行就先去急诊。” @重庆公益妈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到了急诊开好药单之后,雅雅家人强烈要求回去,雅雅家人认为医生是不愿意收治,志愿者解释说,医生没说一定治不好,可以先化疗。

但孩子妈妈不同意化疗,她认为化疗太痛苦。志愿者们表示理解,同时劝说他们不要走,可以帮他们联系其他可以住院的医院,“后来联系同仁医院和京都儿童医院,但家人仍然很坚决地要走,后来就回去了。”

就这样,在北京一共呆了3天,家人不同意化疗,雅雅家一行又回到老家。之后,@重庆公益妈妈就没有再参与此事。

第二拨爱心人士送孩子到县医院

次日,志愿者从家属处获悉孩子已“不行了”

第二拨志愿者得到信息后,接力开展了救助。

小辉和宇琪是上海大树公益的志愿者,他们受大树公益的委托去雅雅家里。小辉4月8日到达雅雅家里,并劝说雅雅家人送孩子去大医院治疗。4月9日,小辉和孩子叔叔一起带着片子到了郑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医生在看过资料后,告诉他们:已经错过治疗最佳时间,现在病情已经非常严重。

小辉说,他当时建议让孩子来郑州住院,孩子的叔叔表示,“回去以后和家里商量”。

另一个志愿者宇琪4月9日在小辉他们去郑州之后到达雅雅家里,据他回忆当时孩子家里人很多,他出示了工作证件和相关资料后,听说孩子不行了。“当时听见屋里人说孩子没有呼吸了,喂水也不喝,没反应了。”

在两位志愿者的劝说下,雅雅母亲打了120,叫来了救护车。

“到了太康县人民医院后,孩子母亲陪同雅雅进了重症监护室,孩子爷爷和我们两个在外面等待。”小辉说,大树基金在得知情况危急后,紧急拨付了5000元救助款,“交给医院2000元,是孩子家人先交的,我们又把钱给他们。”

“20分钟后,孩子妈妈打电话告诉外面的孩子爷爷,说孩子已经死了,孩子爷爷把情况告知我们后,要求我们找个车子把他们一起送回去。”小辉告诉紫牛新闻,他们联系好汽车并付了600元费用。

“当时孩子爷爷一直不让我们离开,孩子爷爷要我们对他们有一个交代,称孩子没了都是我们志愿者的事情。”小辉表示很无奈,拨打了110,“听说110要来,孩子的爷爷才同意我们走。”

◎网友举报诈捐

爱心网友们得知“雅雅去世”后,便向太康县警方报案,认为雅雅家人存在诈捐情况。

@重庆公益妈妈11日向紫牛新闻记者发来短信,转述了其他爱心人士认为孩子妈妈诈捐的理由:看到她在水滴筹里已筹集几万资金,另外还有火山上的打赏,微信转账还有红包等。到大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化疗后,雅雅妈妈又说交不起三万块,于是带着孩子回老家进行保守治疗。保守治疗之后,仍然到网络平台上不断地进行直播要求大家救救孩子,让大家捐款,引起了爱心人士的怀疑,所以大家一起举报。

◎警方:雅雅还活着

紫牛新闻记者联系送雅雅一家回去的救护车司机,司机称孩子家属一路上都很伤心,“至于孩子是否死亡,我也不好问人家这个,只是在路过镇上时,家属要求停车,去给孩子买了一身新衣服。”

4月11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到了河南省太康县公安局,该局宣传科的张主任向紫牛新闻记者证实:“该女孩于11日上午在乡镇医院接受治疗,没有去世。”

上海大树公益服务支持中心的负责人也向紫牛新闻记者表示,目前雅雅还在医院里但情况不容乐观,警方表示可以由合法的爱心组织来参与救助,所以他们已经再次安排工作人员赶往河南,希望能够联系雅雅妈妈救助孩子。

对话孩子母亲

“我很冤,舆论能

把人压死”

雅雅妈妈12日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哭诉说自己很冤。“我这是背了一个大黑锅,网上到处都说雅雅是我害死的,喊警察调查我,现在我孩子没死。我现在还在打着吊水都快撑不住了。孩子现在还可以,在乡镇医院,因为转到郑州人家也不接收,河南肿瘤医院也不接收,昨天晚上就回来了。”

紫牛新闻:现在生病的孩子在哪儿?

雅雅妈妈:在镇上医院。

紫牛新闻:情况怎么样?

雅雅妈妈:稳定,昏迷中。

紫牛新闻:你从几个平台,共筹集了多少资金?

雅雅妈妈:我也记不清了,水滴筹平台有两万多点,两万三千多,我没有花那个钱。

紫牛新闻:一直没动吗?

雅雅妈妈:用了一点,还没有用完呢。

紫牛新闻:有网友质疑,你把筹集的资金用在治疗儿子唇裂上了,有这回事吗?

雅雅妈妈:没有,我儿子去北京看病是在去年4月份去的,跟这个钱没有关系,都可以调查。

紫牛新闻:有志愿者带你们去北京的吗?

雅雅妈妈:是啊。

紫牛新闻:既然都去了北京,为什么没在那接受治疗?

雅雅妈妈:我讲不了,这个事太复杂了,如果你们来了,我就跟你们讲,现在所有的电话、信息我都不回,现在舆论能把人压死,你们看着办吧。

紫牛新闻:你在县医院告诉志愿者孩子已死是怎么回事?

雅雅妈妈:你到我家来采访,我就说,太复杂了,我挂了……

慈善业内人士:

求助信息真实

善款未挪作他用

就不是诈捐

南京市慈善总会章副秘书长表示,河南眼瘤女童父母通过向水滴筹、火山直播互联网平台求助,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是属于个人求助范围,不属于慈善法中法定的慈善募捐。爱德基金会副秘书长何文则表示,慈善法规定:个人公开募捐需要和有资质的慈善组织合作,公开募捐的资金使用必须得符合其筹款目的,如果募捐人隐藏或者用虚假信息开展募捐就可能涉及诈捐。对于本起新闻事件,虽然是民间行为,但也可以参照慈善法来分析,如果女童父母这次求助的信息是完整真实的,如果钱款没有挪作他用,就无法定性是诈捐。

九尾妖狐手机游戏

笑傲红尘手游

美杜莎传奇bt(送充打金版)

热血霸业手游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