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弯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方猪高热病折射行业乱象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48:28 阅读: 来源:弯头厂家

南方猪高热病折射行业乱象

9月中旬,记者跟随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猪病专家白挨泉老师、梅里亚国际贸易(上海)有限公司及源茵畜牧(广州)有限公司技术人员前往湖南、江西等地,了解目前养猪行业最关注的“猪无名高热综合症”的具体情况。走访近二十多个猪场,接触了许多一线的养猪行业人士,对该病有了一定的了解。目前疫情已被控制,也没有人被感染的个案,但从该病暴发至今,有许多东西值得认真总结和思考。 猪到底死了多少?

“某某猪死了多少?”记者在整个行程中,听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自发病以来,江西、湖南以及其他的地区因该病死亡或淘汰的猪到底有多少呢?似乎谁也没有给出一个准确清楚的答案。但是一路上,传言却不绝于耳:江西猪存栏减少了30%;湖南某地死了几百万头猪,在冰库的猪足够该地吃上几个月;广东某地区已经有猪场暴发该病并被全场扑杀了……种种传言让记者都感到迷惑,那些养猪户感到迷惑甚至恐慌就不难理解了。有行业人士介绍说,自7、8月各种传言在各地流传开后,湖南、江西部分养猪场见热色变,一旦猪稍微有点难退的感冒发烧,立即全场淘汰,并且不论大小,不论价格。由于该病出现高烧,呼吸道症状,剖检会出现肺脏肺炎病变,且具有一定传播性,症状类似人的“非典”,社会上一度出现“猪非典”的流言,极大地震撼了市场。

市场信息不对称,是这次疫情的一个特点之一。从5月疫情自江西出现至今,尚未有一个稍微权威的信息来确定“猪无名高热综合症”到底导致了多少猪死亡,影响的范围有多大。行业中大多数信息只是靠人传人的方式传播,所以这些信息难免会被夸大或出现扭曲。如记者走访的湖南永州,坊间传闻该地区已发病,导致大量猪只死亡,但实际上,该地区尚算风平浪静,并无大规模疫情。

事实上,市场信息不对称一直是阻碍我国当前养猪业发展的一大重要因素。众所周知,国内养猪业普遍存在涨跌幅度颇大的现象。不少专家认为,这对行业发展不利。在最近召开的首届广东畜牧业发展论坛上,广东大型养猪企业深圳农牧实业有限公司张福权总经理表示,价格的大起大落,往往给养殖企业(户)带来损失,也导致了社会资源的浪费。而引起养猪业大起大落的主要原因,很多专家学者都有详尽的剖析,普遍认为,市场信息的不畅、滞后导致养殖户陷入蛛网效应。

建立一个准确详尽的市场信息收集发布系统,是国内养猪业乃至畜牧业的需求。但是,目前在国内建立准确详尽的信息收集系统,却不是某一家企业能办得到的;在政府的主导下的信息系统,又往往因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信息的不畅、迟滞。 预警能否更早一些?

在记者采访中,许多养殖户及行业人士对没有机构发布预警信息深表不满。有行业人士透露,疫情5月就开始在江西暴发,至今江西地区已经暴发了两轮疫情。而根据市场人士分析,湖南的疫情很有可能是江西地区在第一轮的疫情中将部分带病猪淘汰卖到湖南所致。部分人士认为,如果国家及早出台处理及预防意见,或许湖南的疫情不会发生,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该分析未必属实,但疫情暴发将近四个月,国家农业部才于9月初发布猪高热病处置技术规范。这就难怪某些损失惨重的养殖户会有这样的抱怨:现在才公布是否太迟?

据传,在疫情暴发初期,曾有不少江西和湖南的病猪流入广东市场,这个消息一度引起广东养殖户的紧张。直至国家发布消息确认该病不是非洲猪瘟后,广东许多养殖户才松了一口气。他们说,如果是非洲猪瘟或者是传染性、致病性极高的病,一旦让疫区的病猪进入广东,将导致广东养猪行业的一场灾难。

有专家在日前的广东省畜牧业发展论坛上提出质疑:为何有些疫情新闻媒体比我们的防疫机构还要早知道消息?为何我们的政府或有关部门总是后知后觉?专家指出,在畜牧业日益发展的今天,各种疫情的威胁越来越严重,及时根据各地畜牧疫病的监控情况进行汇总和分析,并向业界发出预警及处理办法,是政府有关部门必须高度重视的职责和任务。

据悉,在欧美一些农业发达国家,政府或有关的协会组织往往会对一些不利因素或潜在危险及时提出预警,这是建立在其完善的监测及分析机构的基础上的。而我国原来由基层兽医组成的防疫监测体系由于多年体制上的问题,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处于十分薄弱的状态,自然难以胜任监测、分析及预警的重任,难以承担疫病情况的收集及处理工作,从而造成政府权威信息发布的滞后。 兽医执业有无资格?

“30%的猪是发病死的,余下的70%是乱打疫苗打死的和乱投药药死的。”这是部分行业人士及专家对“猪无名高热综合症”引致的高死亡率的看法。

闻此结论,有不少人长叹:“养猪户的水平太差了!”

真的是这样吗?在记者所走访的猪场中,确实出现过不同程度乱用药的情况,以致药物中毒造成肾衰或者肾脏中出现尿酸盐沉积堵塞肾小管及输尿管,导致猪只大量死亡。据说,部分养猪户甚至有一夜之间先后注射猪瘟、伪狂犬与蓝耳病三种弱毒活疫苗的荒唐举措。

但许多养殖户们不同意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他们认为,部分畜牧兽医工作者在这场灾难中难辞其咎,这些指导者给自己乱开处方,乱出主意,才造成大量损失。

记者在途中同样听到许多例证,比如一吨饲料添加3公斤的磺胺药;一次注射猪瘟,伪狂犬,蓝耳病三种弱毒疫苗;一吨饲料添加上千块钱的药物……种种处方,让人惊愕不已。这些均是稍有些兽医常识的人都不会开出的处方,在这场灾难中,居然出现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

病急乱投医者尝到了苦头,那乱开处方的医者呢?是否也该承担某种责任?据悉,国内部分专家正在建议实行执业兽医制度,即只有通过考核取得执业兽医资格才能在社会上从事动物疫病诊断、治疗和动物保健等经营活动,这一制度一方面将提高从业者的素质,另一方面也将规范从业者执业行为。 又一个轮回将开始?

猪死的死,淘汰的淘汰;养猪户亏损的亏损,倒闭的倒闭。短时间内,部分养殖户将难以恢复元气,减少饲养量或停止饲养势成必然。而另一方面,随着猪的供应量下降,行业即将进入新一轮的利润高峰。资本永远是逐利的鲨鱼,相信在高利润的刺激下,猪的存栏将会陆续回升。我们看到的又将是一个轮回?

从2005年的“四川链球菌”到今年的“猪无名高热综合症”,猪病对市场的影响越来越大。猪病背后的因素错综复杂,如何去引导行业发展,如何去建构防御应急机制,防止出现大的疫情,是摆在政府、企业、兽医界乃至养殖户面前的重大课题。

(作者:佚名)

2018重疾险排行

滴滴顺风车意外保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