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弯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未来40油气资源将来自海洋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33:04 阅读: 来源:弯头厂家

未来40%油气资源将来自海洋

生意社08月16日讯

全球近十年发现的大型油气田中,海洋油气田已占60%以上,尤其是300米以上的深水海域,尚有2000亿桶未探明油气储量 “海洋蕴藏全球超过70%的油气资源,这些资源静静地躺在冰冷的海底,等待我们去探索和发现。”7月17日,在地球生物学国际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海洋研究委员会主席汪品先作了这样的开场白。 当前海上石油勘探出现的诸多风险,与人们太不了解海上勘探现状、特点及其复杂性有关。因为不了解,海上油气勘探活动存在冲动和盲目倾向;因为不了解,对海洋污染事件缺乏应对措施。所以,增加对海上勘探的认识,是可持续利用和保护海洋的前提。 “用不了多久,全球40%油气资源将来自海洋。”汪品先自信地说。 蓝色“藏宝图” 汪品先用电子课件,为与会代表展开一幅海洋“藏宝图”:4万千米长的大洋中脊首尾衔接,无数金属硫化物“黑烟囱”堆积成海底矿床,广袤的海底盆地分布着大量金属结壳,那里是人类资源宝库。“深海油气及海底各种结核矿物储量,足以满足人类数百年需求。”汪品先说。 海洋蕴藏着丰富的油气资源,全球近十年发现的大型油气田中,海洋油气田已占60%以上,尤其是300米以上的深水海域,尚有2000亿桶未探明的油气储量。国际能源界早已形成共识,海洋油气特别是深海油气,将是未来世界油气资源接替的重要区域。 剑桥能源咨询公司统计显示,2009年海洋石油产量已占全球石油总产量的33%,预计到2020年,这一比例升至35%;海洋天然气产量占全球天然气总产量的31%,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升至41%。此外,海洋中还蕴藏极其丰富的可燃冰资源。可燃冰通常赋存于水深200米~1500米的海底地层中,被公认为是21世纪的新型能源。初步统计显示,海底多金属结核总资源量3万亿吨,有商业开采潜力的高达750亿吨。 “圈海运动”全球升温 俄罗斯潜入北极海底“插旗”,美国破冰船驶往北极进行海底测绘,挪威学者抵达海克尔海岭“寻找微生物”,英国向联合国提出动议,要求获得南极海底海床所有权……近几年,各国围绕海洋所有权的争夺战可谓硝烟弥漫。 日本算得上是亚洲“圈海运动”的先行者和狂热者。在日本,即便是一个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岩礁,也可以在本国或本地区的地图上找到它的名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各国在陆地边界外享有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但前提是必须在地质上证明所申领区域是本国大陆架的自然延伸。由此,不难理解日本政府的“岛屿情结”——巴掌大的小岩礁,也可以为本国带来数百万平方公里的专属经济区。 美国在传统上是重视海权的国家,也是当今世界拥有海外属地最多的国家。2006年,美国进一步加大“圈海运动”力度,将夏威夷以西、中途岛以东大片范围单方面划成本国海洋生物保护区。 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3年前俄罗斯“插旗”事件发生后,激化了相关国家在北极问题上的矛盾。没多久,美国、加拿大、丹麦等国纷纷“出招”,为本国在北极的所有权寻找证据。 “圈海运动”之所以在全球升温,与海洋丰富的自然资源有关。统计显示,仅北极地区的油气资源,就占世界未开发油气储量的25%。 油气勘探涉足“深水区” 虽然全球深水油气资源储量丰富,但分布十分不均匀,主要分布在巴西、墨西哥湾、西非三大热点区域,通常称为“金三角”。目前全球100多个国家开展海上油气勘探活动,其中30多个国家涉足“深水区”。 始于20世纪40年代的海洋石油工业发展迅猛。1998年,海洋地质学家对“深水”的界定才从200米的大陆架边缘扩展为300米。而最近10年,全球海上油气勘探领域已从水深300米的浅水区扩展到3000米的深水区。《油气杂志》预测,未来油气田平均储量将随水深而大幅增加,超过1000米水深的油气田平均储量将是浅水区域的两倍以上。 剑桥能源咨询公司统计显示,2002年~2008年,在全球634个海上油气开发项目中,超过500米的深水项目占48%,超过1500米的超深水项目占22%。深水将成为未来油气资源争夺的主战场,其原因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深水油气勘探开发有利可图。剑桥能源咨询公司计算结果表明,国际油价每桶55美元~85美元,深水油气项目便有经济效益;二是陆上油气资源重大发现概率越来越小。统计显示,截至2008年底,全球已有66个国家能源生产达到峰值。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世界主要产油区年均产量降低2.6%。 与之相反,1999年~2009年,全球海上油气探明储量稳中有升。截至2009年,海上油气探明储量452亿吨,估计这仅占全部储量的20%,尚处于勘探早期阶段。 近几年,国际石油公司不断加大深水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剑桥能源咨询公司数据显示,2004年~2009年,全球海上勘探开发资本支出迅速上升,从570亿美元升至1520亿美元。预计2013年,海上勘探开发资本支出超过3600亿美元。投资热点依然是“金三角”,亚洲也将成为未来海上油气勘探开发的一个新亮点。 在全球海上油气勘探全部投资额中,钻探支出占相当大比例。2007年,浅水和深水钻井支出为717亿美元,预计到2013年,这一数额增加到893亿美元,其中深水部分增加57%。目前海上油气投资比例,深水区域已超过浅水区域。2005年~2009年西非深水勘探开发投资费用增加80%,而浅水勘探投资费用只增加17%。深水油气开发生产基础设施包括钻井平台、地面井、海底管线和控制管线、海底硬件设备和水下井。一般来说,在基础建设中水下井费用最高,占35%;海底管线和控制管线,占29%;钻井平台,占26%;海底硬件设备,占8%;地面井费用最低,仅占2%。 深水油气勘探成本昂贵,能否找到油气构造的优质储层,成为制约勘探成败的关键。汪品先介绍道:“目前深水油气勘探效益较好的地区大多位于被动大陆边缘盆地或与被动大陆边缘相关的裂谷盆地,且往往是浅水区及陆上勘探的延伸。深水油气勘探常以发现大中型油气田为目标和寻找大中型圈闭。深水区开发和发现的大多为油藏。勘探热点地区均具有一套与油气成藏密切相关的盐岩。盐岩及和盐有关的构造已成为当前构造及油气成藏研究的热点。” 巨头淘金“蓝色油气” 在深水区域开展油气勘探活动,采用常规油气勘探技术很难满足其勘探难度大、后期改造大、油气聚集复杂的深水勘探需求。因此,淘金“蓝色油气”,需要高科技地球物理勘探技术支撑。 目前,在深海油气勘探和开发方面技术领先的国家远不止美、日、巴、俄4国。英国和挪威的钻井平台自给率也达到80%,虽然其平台装备的钻井、井控、固控等设备及海底完井设备90%来自美国,但它们分别在动力定位技术、钻机顶部驱动技术具有领先优势。法国的高压石油软管制造技术,半潜式、自升式平台建造技术等全球闻名。此外,意大利的海上铺管技术、管线涂敷技术、瑞典的动力定位铺管技术、荷兰的大吨位海上浮吊技术装备及海底工程地质调查技术、德国的石油钻井设备制造技术及仪器仪表技术等,也在世界海洋油气勘探上占有一席之地。 巴西国内开采的石油80%来自海上油田,其中绝大部分集中在东南部里约热内卢州沿海的坎普斯海盆(占巴西国内石油产量85%)及邻近海域。经过多年发展,巴西国家石油公司在深海和超深海油气勘探开采领域具备了世界顶尖的技术和经验。 目前,巴西国家石油公司、BP、埃克森美孚、壳牌、道达尔等多家国际石油巨头在海上淘金,且拥有深水勘探开发的核心技术。世界深水区钻井装置超过3000米,钻井能力达到1万米的钻井船有32艘,水下生产系统有7700套。 虽然人类“涉足深水”已初具规模,但海上油气勘探仍是全球最危险的工业活动之一。受海洋自然地理环境影响,海上钻探作业除要考虑水深、风浪、潮汐、海流等影响,还要考虑地基泥层冲刷、材料老化、构件缺陷、机械损伤以及各种事故因素的影响。深水石油勘探开发是个大课题,任何一点疏忽都可能酿成无法挽回的灾难。但即便如此,也不能成为否定或停止海上油气勘探活动的理由。巨大的海上油气勘探风险提醒人们,走进深海前,必须有技术上的准备或储备。

腾冲新楼盘

香洲房价

相关阅读